<address id="x53br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x53br"><address id="x53br"><listing id="x53br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x53br"><address id="x53br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x53br"><nobr id="x53br"><meter id="x53br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x53br"><form id="x53br"><th id="x53br"></th></form>
      才博咨詢(肇慶)有限公司
      管理培訓搜索
      管理咨詢、聯系電話
      首頁 > 才博智庫 > 才博文摘 >

      2024-2025年國家經濟展望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2024-2025年中國經濟展望


      一、危機的使命,是摧毀固化的產能和階層

      never waste a good crisis——溫斯頓 丘吉爾

     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思考過,經濟為什么總是按照蕭條-復蘇-繁榮-衰退這樣的輪回來演變。


      背后的成因到底是什么?


      我覺得,這其中的關鍵,就在于產能。


      歷史上的每一輪危機,都有一個使命,就是摧毀現有的產能。


      因為產能(生產資料)的擁有者,是社會中相對擁有資本量多的那部分人,所以等于降低了貧富差距和基尼系數。


      而當危機結束的時候,社會產能水平往往會低于不斷增長的需求,這時候新產能的再建,就會帶動投資和就業,進而帶動大多數人的收入提高,收入提高了,特別是預期收入提高了,整體消費自然也提高了,在這個過程中,就會出現經濟復蘇。


      也就是說產能摧毀的時候,受損最大的是少數富人,但是當產能重建的時候,受益的是大多數普通人。


      所以產能是否去的干凈徹底,是經濟能否走出危機,走向復蘇的關鍵條件。


      比如,大規模戰爭就是摧毀現有產能的高效形式,兩次世界大戰之后,都出現了大量的重建需求,這當中受益最大的就是美國,美國在兩次世界大戰前后都開足馬力生產,可以說,沒有兩次世界大戰,美國就不會像今天這樣繁榮和強大。


      美元加息周期,本質上也是通過摧毀現有產能,抑制多出來的投資需求。


      因為正常的需求下面,除非是食品能源的大幅漲價,物價指數本身不應該有太大波動。


      持續的通貨膨脹背后,一定是過多的貨幣追逐過少的商品,是資本在與社會大眾搶奪生活用品,所以要通過緊縮銀根來摧毀那些多出來的資本。


      這里的資本,不單單是指囤積居奇,哄抬物價,或者過度采購之類的,居民受到的政府額外發放的補貼,也在上述所說的資本之列,因為這部分錢,也是多印出來的,他們讓居民在不必提供生產勞動的背景下,就能去購買更多的商品,等于減少了供給,增加了需求,這自然會讓生活品和服務業的價格上漲。


      本來每個人在購買商品,享受服務的同時,自己也要去生產商品,去服務業打工,但是政府補貼的發放,讓他們不再提供商品和服務,這就打破了平衡。


      因為緊縮銀根是全社會無差別打擊,在摧毀資本的同時,生產活動也會受到緊縮銀根的影響,工廠開始停產,企業出現破產,社會產能開始減少。


      當通脹率降到正常水平之后,社會總產能往往會低于之前的正常水平,這時候供給反而不足了,企業會開始擴產,新建產能,帶動新一輪就業、收入、和消費的擴張。


      所以每次美國的抗通脹周期,每次的科技泡沫、包括次貸危機,本質上都是經濟自發修復供需平衡所必須的過程。因為美國是一個私人經濟為主的國家,資金利率的變動,投資高峰的波動,這些都是私人經濟活動中敏感的指標。


      而且因為美元是全球貨幣,每次美元上行周期,等于是帶著全球其他國家一起去產能,摧毀的是全球的產能,而美國企業,是具備全球供應能力的,在之后的全球再生產中,美國企業又會再獲益。


      而中國,在過去3年疫情期間,產能不但沒有被摧毀,反而因為出口需求好,增加了很多國內產能。所以我們現在吃不到國內產能重建的紅利,反而在部分領域,要被多建出來的產能壓低產品價格。



      在需求方面,3年疫情后,我們整體國民的消費能力的增速,應該是下降了的,因為服務業受到了很大的影響,但是我們的產能增速,卻快了很多。


      所以過少的需求,搭配過多的商品,再加上放開后服務業就業反彈,服務價格也只會跌不會漲,帶來的一定是物價的下跌而非上漲。所以從2023年年初開始,就應該清楚的看到,我們政策重點,應該是防通縮,而非防通脹。


      由于中國的經濟結構中,國有經濟占比很高,所以依靠利率手段來調節產能的話,只會讓民營經濟受損,而不能有效的降低總產能。


      經濟結構的特征,決定了中國在面對產能過剩的問題時,必須采用行政命令式的手段讓國有企業合并、關停廠房,主動去產能,即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。


     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速度和決心,將直接決定中國經濟復蘇的進程。推進的快,決心強,就能快速讓中國經濟走出增速谷底,決心弱,拖拖拉拉,經濟低位徘徊的時間就會更長。


      房地產就是一個例子,新房的產能要去掉,去產能的過程,本身應該降價的。制造業為了稼動率打滿,為了產線不閑置,都是降價走量的。


      房地產行業本來也應該是這樣的,房子賣不出去,就應該允許開發商降價,只要能把房子賣出去,就不應該限制開發商定多少價格,這樣開發商也不會手里一堆房子還搞到現金流斷裂。


      不要害怕新房降價把二手房價格打下來,價格打下來,舊房才拆的起,未來翻新的空間就有了?,F在這樣,翻新的空間直接被高房價卡死了,未來的重建需求都被卡死了,還怎么拉動經濟。


      所以我覺得中國經濟復蘇的一個關鍵條件,就是開始允許新房自由降價,這個事情非常重要。


      中國經濟復蘇,從產能角度講的第二個條件,就是一定要盡快推進國企的兼并重組。淘汰多余產能,升級產線。這部分國企的產能如果不通過兼并重組給他淘汰掉,永遠會橫在那里,還會浪費效率。

      中國經濟復蘇的第三個條件,從需求側講,一定是要依靠海外需求的復蘇。美元加息后期,海外的產能是被摧毀了一部分的,我們的產能可以去彌補這部分的缺口,去滿足海外的需求。所以中國經濟的復蘇,一定是跟海外需求復蘇同步的,這個什么時候會出現呢,應該是2025年前后。

      所以這么分析下來,基本可以得出結論,在2023-2024年上半年,中國經濟大概率不會有很好的表現,但是2024年下半年到2026年,中國經濟大概率會出現一波反彈,反彈基本上會跟著海外需求復蘇同步出現。

      2024年還會發生一件事情,就是中國大陸之前過度建設的產能,面臨產能過剩的局面,要開始關停產線廠房了,這里的產能,包括制造業產能,也包括房地產庫存房。

      當然中國的制造業產能不一定會關停,因為2024年下半年海外補庫存周期要開始了,這個我后面會講。

      而房地產庫存房一定會在2024年降價,因為目前的局面已經到了很緊急的時刻,這種時候還不允許地產商自救,就等于要看著他們違約暴雷,所以2024年新房價格管控一定會放松,實際上近期的政策已經松口了,我觀察到,目前我國部分地區的新房已經可以通過各種手段降價銷售了,甚至備案價下調的口子也打開了。

      東莞允許下調新房銷售備案價

      所以2024年的中國經濟,要進行產能的調整,具體分為三步,三步同時進行:1、國企兼并重組,淘汰冗余產線。2、制造業產能在市場競爭中優勝劣汰。期間伴隨產品價格和加工價格競爭性下調。3、新房降價范圍擴大,房企降價自救,房價繼續下跌,但庫存房減少。

      在這個過程中,什么會受益呢?

      一個是消費者。因為終端產品隨著上游產能的競爭,一定也會降價競爭跑量。消費者受益,尤其是汽車、家電、以及消費電子產品。

      新房降價對購房者也是好事,前提是房住不炒的購房者,不是押注房價上漲的購房者,你買房子要是為了自己住,那肯定房價越便宜你越開心??吹叫路拷祪r不開心的,都是打算之后賣掉房子大賺一筆的人。

      另一個受益的群體是那些產能本身受限的行業。因為全產業鏈都在去產能,終端降價跑量,那產業鏈上的所有環節,量都會起來,不管你本身是不是產能過剩。

      所以那些因為技術門檻,專利保護、資源稟賦之類的優勢獨占供應資格的企業,一定會在這個終端跑量的過程中受益。怎么找這樣的企業?就找凈利率高,負債率低的企業,凈利率高說明他壟斷,負債低說明他自己也沒辦法擴產。龍頭都沒辦法擴產,別人更不可能擴產。

      第三類受益群體是產業鏈中游的絕對龍頭企業。他們可以壓制上游多降價,同時抵抗住下游要求降價的壓力,對自己的下游少降價,在這個全產業鏈的降價過程中,他們是可以截留一部分利潤在自己手中的。最慘的就是充分競爭的那些領域,他們會被產業鏈其他企業剝削到極致。

      二、國運所在,過剩的中國制造業產能,恰逢提前見底的美國商品庫存周期

      庫存,是萬惡之源——豐田汽車前副社長 大野耐一

      產能-庫存-需求,是商品經濟規律下面,經濟波動的永恒脈絡所在。

      而時時穿插其中,擾動其變化的,是全球資金利率的高低轉化。

      時間已經演進到2023年年底了,為了看清楚2024-2025年中美經濟的變化情況,在這個時候,我們也許應該將更多的目光投向大洋彼岸的美國的商品庫存上面。

      為什么這時候要去關注美國的商品庫存情況呢?

      因為我觀察到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:

      1993年后的第一次,美國的商品庫存高峰和利率高峰居然錯位了。

      我們都知道,企業生產出來的商品,如果沒有賣出去,或者暫時沒有交付到客戶手中,就變成了庫存。

      之前每次美國聯邦基金利率的高位,一般也都是經濟的高位,經濟火熱的時候,一般社會上的商品庫存也會比較高,所以聯邦基金利率的高位一般也是美國社會商品庫存的高位。

      美國聯邦基金利率,與庫存總額增速基本走勢一致

      從圖中可以看到,1993年之后,每次聯邦基金利率走高的時候,美國庫存總額增速都是走高的,每次聯邦基金利率開始走低的時候,美國庫存總額增速也差不多同時間開始走低。

      但是這次不一樣了。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后,為了避免由于物流和其他不可控因素導致的斷貨,海外企業都進行了超常規備貨,2020年7月之后,美國庫存商品總額增速開始持續走高,在2022年年中達到高峰,之后開始緩慢下滑。

      到2023年11月,美國庫存商品總額增速已經連續下滑了17個月。而這個時候,美聯儲還沒有開始降息,聯邦基金利率依然維持高位,最近的一次降息,可能出現在2024年的下半年。

      所以這一次美國庫存商品總額增速的達峰,比聯邦基金利率的達峰,時間上早了接近2年的時間。

      由于上述兩個指標的不同步,在圖表上就出現了美國庫存總額增速和聯邦基金利率的X型交叉。

      庫存金額增速和聯邦基金利率的X型交叉

      必須強調的是,1993年以來,美國就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庫存商品增速和聯邦基金利率的X型交叉。

      這是30年來的第一次。

      這意味著,當美聯儲開始降息的時候,美國的商品庫存就已經下滑到一個非常低的水平了,降息的同時企業會開始補庫存,降息刺激經濟的效果將非常顯著,理論上美聯儲降息后,非常短的時間內美國經濟就能有積極反應。

      這就意味著這一輪美聯儲加息的終點,可能是美國經濟的軟著陸。

      美國經濟軟著陸又意味著什么呢?就是當前的美國執政黨(民主黨)的經濟評分會上升,支持率會提高,拜登連任的可能性又增大了。

      拜登連任,當前美國的政策就會持續,局部戰爭發生的可能性又會加大。

      接下來讓我們暫時撇開國際政治方面的變化不談,再次聚焦中美經濟。

      我們在這里可以思考一個問題:當2024年下半年美國企業需要補庫存的時候,配套的產能在哪里呢?

      2020年至今,這三年里面全球制造業產能建設最激進的地區,在哪里?

      我們都知道,答案就是中國大陸。

      中國的出口金額增速、進口金額增速在2020年7月-2022年9月這一段時間里面,都出現了非常明顯的增長。而這一時間全球經濟并沒有出現特別爆發式的增長,而是中國大陸的企業在填補全球其他地區開不出來的產能。

      這個現象在美元口徑和人民幣口徑,都是一致的。

      中國大陸在疫情期間為全球生產加工商品

      中國大陸在疫情期間為全球生產加工商品

      上面是從進出口變化的角度去分析的,下面我們再從我國制造業投資完成額的變化的情況來驗證一下。

      我國的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,2012-2015年4年間的復合增速是15.4%,2016-2019年4年間的復合增速是5.4%,2020-2023年4年間的復合增速是6.5%,2020-2023年這一段明顯較之前4年是提速了的。

      2023年預計中國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同比增長6.2%

      參考同期我國的內需情況,我國的內需增速在2020年后其實下滑了很多,即使在2023年依然沒有恢復高增長。

      我們用社零增速來觀察內需變化。我國社零增速最近幾年下滑的很明顯,2016-2019年4年間我國社零復合增速是9.3%,2020-2023年4年間我國社零復合增速是3.6%。

      也就是說,從數字上看,2020-2023年我國的內需增速下滑非常明顯。

      等于是我們新增的制造業產能增速,要高于我們的內需消費增速,說明新建的產能,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為了滿足外需而建的。

      所以,當2024年下半年美國開始補庫存的時候,中國的產能就能得到有效的釋放,因為我們的產能是已經建好了的,所以我們的商品價格就可以定的低一點,去遏制新增產能的競爭。

      反過來,因為中國大陸存在著大量的既定產能,2024年下半年后當美國庫存見底開始補庫存的時候,其他地方就很難去新建產能,因為新建出來的產能會面臨既有產能的競爭。

      就如同新產線的產品,不可能去和老產線的產品去價格競爭一樣。

      因為無論是良率還是折舊上面,新產能都沒有優勢。

      同時,因為美聯儲加息是帶著全球一起加的,可以說除了中國,全球大部分地區目前的利率都在相對高位,2024年后美國、歐洲,以及其他的一些全球主要的經濟體都要開始降息。

      而這些國家大部分自身的制造業是不足的,疫情期間都在買中國的產品,庫存周期應該跟美國是一致的。

      也就是說,2020年7月之后,中國以外的很多地區的庫存周期走勢和利率走勢,跟美國的庫存周期走勢、利率走勢是基本一致的。

      那么當2024年6月后美國開始補庫存的時候,這些國家和地區也會在差不多的時間開始補庫存。

      同時,這些國家和地區也會開始降息,甚至早于美聯儲降息。

      所以到時候會形成一股全世界商品補庫存和貨幣寬松的浪潮。

      因為這些國家開始補庫存的時候,利率還在高位,所以本國新建產能的成本是巨大的,不如去進口中國制造的商品,這就是商品庫存周期和利率周期錯位,所帶來的影響。

      或者說,由于中國以外的地區商品庫存周期和利率周期錯位,中國很可能再一次獲得為全球生產商品的機會。

      從歷史經驗看,補庫存(主動+被動)平均會持續10個月以上,即2024-2025年上半年,全球商品的需求,都不會太差。

      同時因為我國是出口國,以及我國在這次全球補庫存的過程中要承擔生產基地的職能,所以我國的出口數據,大致從2024年年中到2025年上半年,都會相對不錯。

      之前網上有很多關于2024年中國經濟會不會比2023年更差的討論,我認為,至少從中國的出口外貿上面看,2024年是一定比2023年更好的。

      中國是全球制造基地,這個是美國怎么都無法動搖的,美國人不可能憑空變出那么多工廠和工人出來。

      也就是說,這段出口外貿的錢,美國是要眼睜睜看著我們賺的,這就是中國制造的力量。

      那么,我們是如何確定2024年6月后美國會開始補庫存呢?

      一個是根據歷史去庫存時間長度大致估算出來的。

      另一個辦法是去跟蹤美國商品銷售總額的變化。美國商品銷售總額的增速變化,一般會領先于庫存總額的增速變化,領先的時間從歷史上看大約是1-2個季度。

      從下圖中可以看到,美國商品銷售總額增速,2023年4季度已經有見底的跡象了。

      美國商品銷售總額同比增速開始抬頭

      所以大致估計一下,2024年6月后,美國庫存商品增速應該會開始回升,這個回升的過程,就叫補庫存。

      最后我們再來討論一個問題,就是2023年7月后中國的補庫存,為什么看上去一點效果也沒有。

      從上圖中可以看到,中國的工業產成品庫存增速,這一次達峰的比美國早。大約在2022年年初的時候中國的工業產成品庫存就達峰了。

      其實對于消費電子之類的工業品來說,2021年下半年的時候中國市場的庫存就已經達峰了。

      也就是說,中國這次的去庫存比美國早開始2個季度。從過去的歷史數據看,中美的庫存周期大體上是共振的,不會相差太多。這次因為中國在疫情期間生產不但沒有受到沖擊,還為了滿足國外需求加大了廠房投資建設,最后導致中國的商品庫存達峰的更早,比美國更早開始去庫存。

      所以很多人看到了這點,就判斷中國的補庫存會在2023年下半年開始,比美國至少領先2-3個季度。實際上,從2023年中國的PMI數據,以及工業產成品庫存增速的變化情況看,3季度確實出現了企業補庫存的行為。

      但是2023年10月之后的中國經濟數據,反而又掉回去了。這就讓這個補庫存區間的預測,變得不那么可信。

      其實補庫存這個行為,關鍵是要有不斷恢復的需求,沒有需求,哪來的訂單呢?

      中國在2020-2023年這段時間,被削弱最多的,就是內需消費力,這個從我前面列的社零增速的變化表中就可以看出來。所以我們的商品庫存是很低了,但是內需也變差了,所以補庫存補的有氣無力,本來應該是V型反轉,結果搞成了L型筑底。

      所以中國補庫存的關鍵,其實在于內需消費力的恢復。內需消費力,又從哪里來呢?要讓老百姓兜里有錢,敢花錢,一個辦法就是讓他們多賺錢。

      2024年下半年后出口外貿的情況會好很多,到時候會帶動一大批相關的就業人員收入回升,這將成為一部分內需回暖的動力。還有就是基建投資加碼,減稅降費政策持續落地,房貸利率下調政策還可以進一步深化。但上面這些條件,最容易完成,最有效的恐怕還是外貿回暖這一條。

      所以2024年下半年,不光是外圍市場開始補庫存,外貿的改善也會帶動中國本土的內需消費力改善,加速中國的補庫存進程,進而反哺中國本土制造業,本土制造業回暖,就可以再次改善一部分人群的內需消費力,進而形成良性循環。

      所以2024年下半年中國的內需購買力,應該也會有所改善。

      讀到這里,大家應該就能發現宏觀經濟學當中的一個有趣的現象,就是:消費來自于收入和財產,收入和財產最終又來自于其他人的消費。

      政策上呼吁我們每個人多消費,這樣經濟才會好,但是正是因為經濟不好,我們每個人才沒有錢去消費。

      為什么工人辛辛苦苦勞動,卻買不起自己生產的產品?

      這其實是一個生產資料歸屬,勞動價值分配、社會化大生產集中,社會貧富分化的問題。

      馬克思在《資本論》中已經講的很清楚了。

      所以我之前寫過,每一輪危機,都有一個使命,就是摧毀既有產能,減少貧富分化,這樣人類社會才能在重建中繼續前進。

      產能摧毀的越徹底,貧富差距變得越小,后面的經濟復蘇才會越強勁。

      我前面寫的2024年外圍市場補庫存,進而帶動中國出口外貿復蘇,這只是時代大潮當中的一個小浪花,不會引起中國經濟多大的變化。

      等于是一個外部的增量,帶動了中國經濟的階段性邊際改善。

      并沒有觸及深層次的東西。

      庫存這個東西,只是商品經濟規律下的一個表觀指標,而產能,以及產能背后所代表的的生產關系和生產力,才是一切經濟活動背后的關鍵所在。

      三、擴大內需,從分配制度改革開始

      需求,從經濟學的定義上講,要滿足兩個條件:

      (1)愿意購買(2)有能力購買

      第一個條件很好理解,也很容易做到,市場需要什么產品,做做市場調研就知道了。

      關鍵是第二個條件,有能力購買,這個往往就不由企業做主了。畢竟生產成本在那里,再降價也有個成本線約束,賣的太便宜了不如不賣。

      對于消費者來說,買不買,其實取決于自己的收入和財產情況。消費者并不是真的需要的時候才會消費,如果是非常便宜的東西,或者自己本身非常有錢,就會很容易出現嘗鮮和浪費的行為。但是即使浪費了,比如食物吃一口就丟,在交易層面,也實實在在的產生了消費,也拉動了商品生產。

      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這么推演,如果一個國家的國民,收入和財產能夠不斷提高,那么本國的內需,也就能夠持續提高。

      所以關鍵在于一個國家的國民,在怎么樣的條件下,才能長時間提高收入和財富水平。

      我們接下來通過分析世界上不同類型的國家情況,試著去尋找這一問題的答案。

      如果一個國家擁有非常豐富、且價值量非常高的的礦產、石油或其他自然資源,每年光靠賣礦、賣石油就可以給全體國民發錢,國民拿到政府發的錢之后,可以去買進口的商品。

      這些商品是由其他國家的國民生產的。這些國家的國民通過制造商品,來換取自然資源,拿來升級自己的工業體系,油氣資源拿來滿足本國的生產生活所需。

      資源國一般是不會去走制造業的路子的,因為本身國民是有不勞動情況下的固定收入的,這個收入也包括了養老和醫療保障等各種社會福利。何種情況下本國的勞動參與率不會很高,就是說愿意進廠打螺絲的人很少,大家更愿意在家躺著。

      什么時候資源國的國民會變的富有并需求旺盛?資源價格猛漲的時候,這在歷史上石油價格暴漲的時期,就發生過。

      還有一類國家是技術國,他們在某一個領域擁有全球頂尖的技術,靠著這些技術壟斷,他們的企業賺取了大量的利潤,一般這類國家的企業稅和所得稅都會比較高。

      技術國的優勢企業和精英人群實際上承擔了很高的稅率,靠著這些稅收收入,技術國給國民提供了較完善的社會福利。

      什么時候技術國的國民會變的富有并需求旺盛?這個很難,技術國的整體產值是跟著本國的優勢產業走的,一般來說技術國的優勢產業都是發展到成熟期的,未來的年增速不會很快,整體保持平穩增速。

      所以技術國的國民消費需求,大致上應該是保持穩定的,有時候會因為能源價格和物價的變化而有所改變,如果假設物價不變,技術國國民的消費應該是大體穩定的。

      最有意思的是制造國,制造國的居民人均消費能力,在到達一定高度之前,是可以一直增長的。制造國的發展史,就是一個國家如何從積貧積弱一步步變強的歷史。

      制造國從一開始是什么都沒有的,國民沒有收入也沒有財產,靠著制造業商品出口,換回來外匯,完成了工業體系的升級、城市的建設、居民收入也提高了,也有了存款和財產。

      所以制造國的國民,一直都有一種感覺:未來的日子是會越來越好的,消費能力也是應該越來越強的,現在買不起的東西,過幾年我就買的起了,消費是應該升級的而不是降級的。

      所以消費升級,一定是窮國變富的過程中發生的。

      但是這個內需的增長,消費能力的升級,實際上是有極限的。

      制造國的未來,其實是技術國。技術國的過去,最早也是制造國。

      制造國在全球制造業分工中,能占的份額,也是有極限的,當所有的產業都被進入,進無可進的時候,差不多也是制造國走老路子的時候,所能達到的極限了。

      接下來就要產業升級,去打硬仗,去搶那些技術國的飯碗了。

      這個極端是要啃硬骨頭的,你去搶人家飯碗,人家肯定要跟你死磕,貿易爭端,國際紛爭必然層出不窮。

      這些尖端產業,要是搶過來了,制造國的國民就繼續消費升級,搶不過來,接下來的日子,基本就是內需走平了。

      所以擴大內需,從來就不是老百姓的任務。

      擴大內需是結果,而不是手段,是因為本國創造的產值提高了,內需才擴大的,不是因為內需擴大了,本國創造的產值才提高了,不要本末倒置。

      在這里,其實還有一個分配的問題。

      當盤子做不大的時候,分配問題如果能改善,其實也能階段性刺激消費,但是這招也是有極限的。

      比如減稅降費,比如退出土地財政,降低房貸利率,這些事情本質上都是分配關系的變革。

      從長期看,怎么把蛋糕做大才是最根本的問題。

      但是現在對制造國來說,做大蛋糕的難度越來越大了。

      所以現在只會有兩條路走,一個是默認消費能力的增長從此就會變慢,接受這種低增速,慢慢熬,熬到產業升級完成。

      第二條路就是用分配改革來推動居民消費能力的提升,減輕產業升級過程中國民的生活壓力。

      這也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。


      ? ?

      Copyright? All Rights Reserved. 才博咨詢(肇慶)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  網站管理后臺   粵ICP備2021006084號   技術支持:小知鳥網絡

      粵公網安備 44010502001629號

      13902321251
      在線留言
      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毛片,免费在线毛片,美美女免费高清毛片视频,亚洲AV秘 无码a毛片